冲锋衣什么牌子好_登山鞋什么牌子好_帐篷什么牌子好 - 一起户外网

关于骑行西藏,来谈谈我的看法,不喜勿喷!

  对于骑行西藏这个话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很多人会把骑行西藏的NB行为常常挂在嘴边,谈笑风生,来提高自己的能力...潜台词就是“你行吗?”。
  
  首先说说骑行去西藏是如何被吐槽的,许多人把它列为了四大俗之列,这四大俗分别是“辞职去旅行”、“城市开咖啡馆”、“丽江开客栈”、“骑行去西藏”。想想都知道,这四大俗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实现的,任何一件都需要自己放弃和付出很多东西,一般人想做到也只能是在床上了——做梦。


骑行西藏

  
  相对而言“辞职去旅行”和“骑行去西藏”,是这四个中相对比较容易实现的,它们并不需要你拥有太多钱,就能让你上路需找你想要的某种东西。正因为这两种方式的相对“消费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人被诱惑走上这条路,尤其在这个充满鸡汤,大家都想逃离现状的时代。
  
  你要跳出这个圈子去想,事实上这部分人还是算少数的。一般对于少数人能做的,又美好的事物,大部分人都会心生向往之情。然而,就像吃不到葡萄的狐狸一样,这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勇气,或不可能放弃一些东西,所以也只能说葡萄很酸。用我爸小时候常对我说的话就是:“喜欢吃,还装想吐!”
  
  对于真正骑行过西藏的人,无论这条路多么商业化,有多少人骑过,都深知进藏线路对自我的挑战,以及它包含的许多困难和危险。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全程基本靠搭车,还到处装逼说骑行去西藏跟玩一样的“傻逼”(装逼仔)们。
  
  没有骑行去过西藏的人,是完全没有资格评判这件事的,因为他们一无所知,所以他们才愚昧无知得妄下定论。而骑行去过西藏的骑友们,肯定不会去玷污和否认自己做过的事情。谁会那么无聊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还“劳民伤财”得去做这件事情,你当我们傻么!
  
  我比较鄙视的是这两种人:1.自己没有真正经历过,但是喜欢人云亦云,嘲笑他人梦想,对骑川藏的显得一副和不屑的样子。
  
  2.那些“号称骑过川藏”但装得很牛逼的人,比如我在八宿遇到的一队车友,“我靠你们骑了这么多天才到这啊,我们才骑了x天”,后来经细聊才发现他们曾从雅江搭车至理塘。
  
  川藏线上可以看到很多车友,但是在川藏线上真正坚持骑完全程的人并不多,尤其是在雅江理塘-芒康这几百公里魔鬼路段见到的车友非常少,因为难度大、住宿条件艰苦以及打劫的传言,大多数人选择搭车而过,而其它大部分路段都没什么太大的难度,因此个人认为没有好好享受雅江-理塘-巴塘这几百公里的洗礼都不算真正骑过川藏线。
  
  说点正经的,谈谈我对骑行的看法吧。
  
  首先,永远不要给一个群体戴帽子。 “人上一百,五颜六色” 任何群体都有败类,老师、医生、校长、城管、公安是这样,骑行者也是这样。每个群体出点极品不足为怪,但以这些被新闻报道的少部分人的行为就否定一个群体,就是盲人摸象了。这里不得不说有一个现象让我觉得很可悲,那就是当我们这一代天天被媒体戴着帽子批判的80后成长起来后  ,却又开始要去习惯性鄙夷90后,并带帽式地批判其他群体,这种不能推己及人,而是恶性循环社会舆论场让人感觉悲哀。当然,不给群体戴帽子会两方面推断,一方面并不是穷游就是玩命,并不是骑行318就是凑热闹没头脑。
  
  同样,并不是你骑上了车进了藏就是英雄好汉,去了西藏就是得到了净化。其实你还是你,并不因为骑行而卑微,也不因为骑行而高尚,一千个人去西藏获得的体验有一千种。这道理很简单,就如同不是做了医生就成了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天使,也不是一做医生就是黑心乱开药坑人钱一样。你是什么还是什么,心善的人做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园丁 ,心恶的做老师是误人子弟毒害青少年。
  
  第二, 雅俗永远是相对的。现在看到说去318的骑行者快赶上上海南京路了,其实网上那人山人海的骑行队伍照片其实都是在道路中断等待放行的路口拍摄的,就如同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拍张照片说“哇,中国人口密度好低”一样。
  
  有点科学常识或是知道统计学基础的人,都知道这样做很荒谬。真正到了路上骑起来那也碰不到什么人 ,就算一年数万骑行大军骑行,平均到365天,再平均到2140公里又路上又能有多少人呢?其实真正再想想,中国十几亿人,能骑下川藏线的又有多少?肯怕不足十万分之一,如果这是俗,那什么不是俗? 连骑行318都是赶场子凑热闹,那去爬黄山,去西湖,去北京故宫呢?话说回来,俗又怎样?人去的多又怎么样?别人去不去和我有什么相干?攀登珠峰的路上现在每年人也都和闹市一样,但能说攀登珠峰不是对自我的一种极限挑战吗? 梦想不是攀比!梦想永远是主观的,梦想的意义永远对于自身,梦想并不因为别人实现了多了就贬值!
  
  第三,归来后的淡然和没体验过的穷酸是不一样的 。其实说骑行318俗气的人,开始不过是去过人的一种自嘲,是过来人的一种淡然,什么318不过如此。就如同开始的几篇对驴行批判的文章,比如@胡冰冰的《旅行不是灵药 它只是一颗阿司匹林》,都是过来人对旅行更深层次的认识和体会,是充满善意的提醒,值得准备上路的青年看看,摆正位置。 而现在新出的一些对驴行讽刺的文章、新闻报道,就更多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自我安慰,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前后看似一样,其实有很大区别。
  
  不过这里我到觉得可以提醒一下那些户外老人,倒也要理解新人的冲动、莽撞,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没有当时的热血,又何来后来的淡然,这个过程必须要走。那种对旅行不理性,甚至带有宗教色彩的崇拜,只要不过界,也不失为人生奇妙的体验。其实人生本没有弯路,因为人生只有终结时间没有终点,从歧途上回归的感受是一直在被他人教导走在正途上的人没法体验的,这些在歧途中的经验教训体验可能是你以后生命中的最大财富。
  
  第四,旅行的意义在于它的没有意义 。这个世界不过是从无走向熵无限大的热寂的不可逆过程,人肯定要死亡就如地球终将毁灭,太阳、银河一切将不会存在。所以如果当你站在宇宙的视角来看,一起都没有意义,人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加一句“那有能怎样”。可是人就是一个寻求意义的生物,面对生命的空虚本质,我们慌了,我们生来就不仅仅满足于生存,生来就要为自己的活找到理由。从某种角度说生命的意义不过是人自欺欺人的一种假象,但并不因为这是假象是自欺欺人他就没有意义。因为意义本身就是私人的东西,意义是主观的,都是在人的尺度去衡量的。就像经过实验统计,虔诚的宗教信仰者比一般人幸福一样,也许他们崇拜的神并不存在,但并不影响信仰带给他们的归属感、使命感和那种人生富于意义的感受。同样旅行也是一样,也许去西藏骑一次车,真的什么意义都没有。但对你来说,它是梦想,它有意义那就行了。
  
  自我感觉完成了一个任务一个使命本身带来的成就感、充实感、满足感就已经很美好了,这其实就够了,我们还需要奢求更多吗?就算“走火入魔”的 把旅行看作一种宗教,只要他能给你带来宗教样的安慰,那有何妨?
  
  第五,谁也别占领道德制高点,自己该怎么活就怎么活。 现在都是这个社会了,包容应当成为时代的主旋律。318骑车爬坡爬不动搭个车怎么了,中途放弃又怎么了,辞职去西藏让他去好了,甚至就算是一路一夜情,骗盘缠蹭吃住一路出游又怎么了?只要是不违法,不危害社会,你管别人怎么活。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想法,各人的人生有各自的活法,本就没有什么必然的正途。当然这也意味着骑友们也不要天天自我感觉良好,感觉去了就怎么样,就可以对他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说什么不去西藏就会死,不骑川藏等于没骑过车,不去墨脱等于没徒步过。这种练级、考证式的旅行实在是很无聊。
  
  第六 矫情也可以是真情 其实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人神经大条有人敏感,有人300米高空蹦极也不觉得刺激有人做过旋转木马就能高兴的叫起来。同时阅历不同人的感受也不一样,小时候去个家边的公园就觉得很美,现在看九寨觉得就是这样,以前紫金山就觉得巍峨雄壮,现在黄山也不过是小山。 但这些刺激、壮观、美丽感受确实真切的,因为感受是主观的,你能说小时候做秋千时候的恐惧和现在坐过山车的恐惧本身有什么不同吗?小时候赢了一个玻璃球的喜悦和长大了赌博赢了1万元的喜悦有什么本质不同吗?如果你将这些感受写下来,你能说“不过是做个秋千,哪来的恐惧,这文字矫情的”吗?
  
  同样,虽然都是去西藏,有人感觉不过就是走一路赏景,有人感受到的是又苦又累完全不值,也有人觉得心灵受到了洗涤。你能说那些号称自己受到了洗涤的人一定是矫情吗?他们也许真的是那样感受的,不过他们比较敏感,或者阅历不深又或者有自己独特的往事而已。而我恰恰认为,文艺作品,就是需要敏感的人。他们能在我们感觉一般的事物中找出不一般,能够把我们认为不就是这样的东西中找出意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每次旅游经常感觉自己被骗一样,当你来到庐山那小水流面前,你根本感受不到银河落九天的气势,但你不能说李白就是骗子,就是矫情。也许对他个人来说,当时就是那么震惊。同样手可摘星辰的高楼不过是2层的小楼,但那份离天那么近的感受并不一定是假的 。
  
  骑车久了和走路一样是一种稳态,只是一种简单的选择。
  
  每个人骑行西藏的动机都不尽相同,所以有坚持骑完全程的、有半路搭车的、有半路退出的,不必去做任何评判,只是动机不同、个人承受能力不同。在路上,至少你的生物钟可以回归正常、至少你可以远离雾霾一个多月、至少能让你的鼠标手、僵直的颈椎做短暂的舒缓。这些,你宅在家里永远不可能享受到。不管是骑西藏也好、骑后山头也好,只要敢超越自己、只要不在乎别人说你煞笔,你就是好样的。

相关推荐

二维码
评论